陈飘

失眠产物。

【锤基衍生】上流玩法 2

"Sir, I am Loki. "

他是ASG的新成员。

晚宴上各色人等鱼龙混杂,但大多数都是长年与炮火接触的亡命之徒,端香槟杯的指腹或许早已生了枪茧,西装底下更是藏着无数狰狞的伤疤。

但Loki不同。

齐整西装贴覆挺拔身线,干净袖口略微遮挡手腕处的机械腕表,柔和的浅亚麻发色,精致的金属领带夹为他的气质增色不少,而且这位优雅绅士有张漂亮至极的脸庞。

Thor看到那双澄澈的湖绿,感觉像是见到了冬夜里温暖的光束,雪松的味道幽幽潜伏,视线从他的眼睛一路往下,是高挺鼻梁和薄仄唇瓣,那神情分明是谦逊的平静,却透露着一种妙不可言的凌厉和高贵。

他像是该被画在中世纪皇室羊皮卷上的男人。

“你可以加入我们。”

Tho微笑着做出了邀请的手势,唇角倾斜成几近温柔的弧度。

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头目,一个用枪械和炮火残忍屠戮同胞血肉的罪犯,一个利用阴谋诡计制造混乱的恶魔,一个可耻又卑劣、罄竹难书的——

他竟有海蓝色的眼睛,和阳光一样的笑容。

Loki低头避开了Thor带着坦率欣赏的直视,略微弯腰,与他碰杯,进而试探着想与他交谈些可以拉近关系的话题。

不过后来Loki觉得自己多虑了,他发现Thor并不是那一类典型的团体头目,他没有戒备的眼神和冷峻的气场,无需太多主动的搭讪。

Thor爱谈啤酒、谈烤肉、谈运动,甚至谈幼时跟玩伴常做的游戏。

Loki的意识漂浮在这些随意又自然的话题里,手中的香槟换成了干白,进而是浓度略高的贵腐酒。他开始有些眩晕,又有些郁闷和烦躁,他始终无法在两人之间插入有关工作和情报的话题。

“Loki? ”

不知何时他们拉近了距离,Thor可以轻易的伸出臂膀拥住他,单手覆在他的肩脊,掌心稍往上移,指腹有意无意蹭过他的后颈,Loki觉得脊背发麻,警惕的意识将他的混沌思维生生拉扯回来——

Thor在确认他是否被标记过。

Loki几乎是本能的抬手去推搡,却被一把握紧手腕,Thor已经知道了答案,唇角略微带笑,有种大男孩似的愉悦和自得,他好像完全不考虑自己现在的冒失举动,以及接下来的敏感话题:

“你没被标记过?”
“……”
“你看起来身体很健康,形象也不错,怎么会没有Alpha?”

Loki不能告诉Thor,那些曾想侵犯他的Alpha,早已经被投到海里或者变成几截残肢这件事。

“感情这件事很难说,我对性和爱并不上瘾。”

Thor的表情有种莫名的饶有兴趣,他觉得Loki很有意思。“上瘾”,一个良好的灵魂开始了沾染黑暗,开始品尝人生中别样的滋味,开始匿足于交错的岔路,那才叫“上瘾”。

可Loki把性和爱归类于它们。

不过Loki确实一直把信息素控制的很好,不张扬却又丝毫不隐瞒,他是个优秀的Omega,他独立且迷人。

晚宴结束以后,Thor并没有亲自去送Loki回家,他安排了司机。

那天晚上Loki做了一个很轻的梦。

脖颈处略微温潮,像是被印上了一个湿热的吻,他对这种感觉很陌生,却又难以抗拒,因为那太温暖柔软了,灵魂被浸在暮色的晚风和蓝色的潮水中。

半夜他醒了一次,觉得口渴,在被子里焦灼翻滚时,摸到两腿间被湿了一手。

"Oh, god. "

【锤基衍生】上流玩法 1


*源本初视频《上流玩法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真希望我能知道如何戒掉你。”

勃朗宁M1906的黑色枪口紧抵额角,男人的臂腕正以微不可见的幅度发颤,青筋脉络覆拢在骨节分明的手指上,顺着枪管线条一路往下,是他的爱人那双澄澈的绿色汪洋。

爱人,一个原本缠绵悱恻的字眼。

曾经同床共枕的灵魂寄托,此刻却化作男人致命又暴烈的绝望怒火,指腹迫不及待摁紧扳机,他想看那双往日里深邃内敛的锐利锋刃,永远化作死寂的湿润沼泽。

——砰。

Loki猛然从梦中惊醒,汗珠顺脸颊一直淌到下颌,白色衬衫几乎被浸成透明的颜色,心悸的惶恐感像是无数条锁链,从黑暗的尽头伸出来,牢牢攫住他的意志和思维。

几番深呼吸以后,Loki摸索着空调的遥控器,调低了室内温度,开始反思自己古怪的噩梦:梦中想要射杀他的男人,面容模糊到他无法辨别,但被漆黑枪口直抵额角的感觉太过真实,尤其是心底里那股歇斯底里的悲哀,涌动如翻腾的潮水,浓烈又可怖。

Loki把手指抄进额发往后捋,希望能让自己保持清醒。他理智的分析,这应该是自己的问题,人在上了年纪以后,生物钟会紊乱,头脑里的记忆也变得断断续续,毕竟他不常做梦,尤其是退出调查局以后,每天的睡眠都很充实。

三十七岁的Omega,住在普通的单身公寓里,曾任职警官调查局组长,接受过十年的严格特训,在一群Alpha中脱颖而出,具有超高的侦查能力和体能素质。五年前执行潜伏任务,成功把轰动整个美国的ASG军火窝点彻底摧毁。

Loki开始翻找床头柜里的安神药,却无意间发现桌面上的手机屏幕正在闪烁,信息显示是一条语音留言,源自一个陌生号码——可警察的手机号向来是绝对保密的。他带着警惕和疑虑点开收听键,播放出低沉磁嗓的男声:

“Loki,我找到你了。”

语音长度短短五秒,明明带着沙哑的噪音,一字一句却清晰的窜进耳膜,一时间让他头皮发麻,脊背一寸一寸的逐渐僵硬。

继而是炸裂的焦灼和恐慌。

Loki把掌心里的药片悉数塞进嘴里,阖齿咀嚼,强烈的苦楚从味蕾开始蔓延,曲曲折折的缠绕进心窝,他咽喉滚动生生的吞咽,似乎要把这份迅猛的情绪都咽进胃里,然后让它们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五年前。

当战争的火苗重新烧进这片土地,原本和平安宁的生活,随之消失殆尽。恐怖分子蓄意制造混乱,扼杀那些无辜的人民,试图用弱小生命的鲜血来刺激和挑战国家的权威。

为首的领导者叫Thor,一个军火商,一个Alpha。

“要根本解决战争问题,就要从源头入手,我们需要获取ASG的情报,阻止他们的恐怖行动,因此,我们需要派遣一个卧底,长期潜伏在Thor身边,而这个卧底的身份,必须与他亲密无间,达到可以共享资源的程度。”

“那么什么人适合这项任务?”

"The Omega."

会议的领导将记号笔从Thor的照片上,一路划出一条连线,直指到Loki的照片——他神采奕奕的警装照,肩章挺拔,微笑从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