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wrence

Go all the way.

“其实我也很害怕这个世界,只是你看不出来。”

――《污垢》

……双br无论哪个br都那么搭。

【EC衍生/双br】房客

*Brandon/ Bruce
*私设,大概是个脑洞?

这是一栋房客复杂的公寓。

有赌徒从楼上扔下大把的扑克牌和烟灰,黑白交替的灰烬和纸片,被肆意扬在马路泥泞的井盖上;也有瘾君子将空针管掉落在走廊,横在地面上的几支已经缺了针头;妓女尖锐的高跟鞋被磕碰成歪斜的角度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又风情万种,像是踩在脱轨的人生上,随时随地都可以迎接一把钞票和避孕套。

这段短期出差的暂住时光过于艰难,何况Brandon最近有些精神衰弱。

他发现这种事原来可以对某些特定事物,单方面有症状。比如邻居,Brandon对那个经常半夜三更回家的男人的声音格外敏感,估计这已经是戒不掉的恶习。凌晨时分,Bruce照常将钥匙摸索着插进孔洞里,因为开关生锈太久,他要以蛮力左右拧转,甚至偶尔会狠狠踹几脚门板,然后咬着烟含混不清的问候这扇门的全家。

这是Brandon第十几次被这种动静吵醒。

套着居家羊毛衫下床,然后打开冰箱翻找几瓶度数不低的酒,或是到阳台独自抽完一整包烟,他习惯以此来应对失眠。工作的压力让Brandon的精神状态很糟,好不容易从那座城市的云翳下逃离,却躲不过这面隔音效果极差的墙壁,烟灰缸被打翻、酒瓶倒地的声音,总是精彩又准时的尽收耳内。他决定在明天清晨去找邻居谈谈。

“先生,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可以在下次开门的时候,给锁和开关上点机油,省些撞门的力气?”敲门后的等待间隙过于长,哪怕再有良好教养,这也几乎耗尽了Brandon的所有耐心。

大概是刚从卫生间出来,Bruce随意挂了件外套来开门,叼着烟慢吞吞的系紧松垮裤腰,瞧起来有点恍惚。听完这番话后,他只是无关痛痒的冲Brandon挑起笑意——那双眼窝里的湛蓝过分澄澈,唇角却倾斜着揶揄又嘲弄的痞气弧度。Bruce伸手攥住了Brandon的领带,强行让他倾身与自己拉近距离,然后恣肆又散漫的、在那条昂贵领带上,擦干净了刚刚洗完手的水珠,彬彬有礼的模仿着Brandon的语气:

“当然,先生,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可以在下次做爱的时候,给你的女人上点润滑油,省些做前戏的力气?”嗓音低哑,姜黄色胡须底下冒出刺耳又赤裸的字眼。

那天夜里,当Brandon把那个女人压在墙上的时候,清楚的记得身后有个人影晃过,而且极为不雅的冲他们吹了个响亮的口哨,看起来警探先生非常清楚Brandon带过几个陌生人回来,这似乎是他的职业病,又是他恶劣的回敬手段。这样一来,两个人都不必再假装体面,无论是性瘾还是毒瘾。

A CREEP AND A WEIRDO.

Brandon忽然觉得这栋公寓有它的奇妙之处,让形形色色的矛盾体聚集在一起,可惜谁也没有足够的筹码揭穿对方。Brandon似乎没有被成功激怒,他面无表情,只是低头捋平了自己带着潮湿、被拧皱的领带,然后有条不紊的将它重新掖进西装里。

他们一样的赤裸坦荡,活出了人性中最为羞耻和污秽的阴暗面:

“谢谢,如果下次有机会跟你试试,我保证省掉前戏。”

“新欢的痛苦、郁热和震颤,眼看就能获得的美满幸福,却仍在咫尺之外徘徊。”

――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